标签: 高中高考要考几门科

读书三年无缘高考:沈阳一学校涉违规招生法人代表被多次限高

No Comments

日前,辽宁省沈阳市高三女孩李某慧拿着昔日录取通知书在校门口自述被所读高中诈骗经历的视频引发关注。

三年前,李某慧根据沈阳市《招生考试通讯》进行报考,收到录取通知书后来到沈阳市东兴高级中学读书,却在高考前夕报名时从学校处得到了一串假考号,最终被告知自己并没有学籍,无法以该校学生身份报考。从得到假考号,到向学校质询情况、校方保证提供正确考号又失信,到最后被告知没有学籍无法报名,时间过去了一个月有余,李某慧后来也错过了以社会考生身份进行报名的时间,最终没能参加高考。

校方负责人此前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表示,当年涉事考生李某慧的中考分数未达到录取线,该校违规操作录取了。沈阳市和平区教育局曾发布公告称,在今年《招生考试通讯》公布的2022年招收沈阳市初中毕业生的普通高中招生计划中,沈阳市东兴高级中学没有招生计划,不具备招生资格,特此提醒广大考生家长,谨防上当受骗,后果自负。

李某慧家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已将此事向警方报案。近日,红星新闻记者致电东兴高级中学所在辖区浑河站西派出所,值班警员向上级询问后表示,此案正在调查取证阶段,现已成立专案组,取得进展之后还需和上级部门进行讨论。

李某慧的情况曝光后,东兴中学家长们要求学校说明其他学生的学籍情况。一则东兴高级中学家长会视频显示,在家长们的追问下,学校方并未能回答学籍现状问题,但学校负责人表示,将于7月30日之前解决学生们的学籍问题供家长查实。

根据红星新闻记者向多位该校学生、学生家长和已离职教师了解到,在违规招生之外,东兴高级中学还存在教师欠薪等众多问题。

沈阳市和平区教育局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李某慧事件已经“处理差不多了”,东兴高级中学的问题也“正在积极调查解决”。

沈阳市教育局宣传部门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东兴高级中学是一所区属中学,应由区教育局进行属地管理。对于东兴高级中学,沈阳市教育局应承担的工作是指导区县教育局对民办普通高中进行管理,指导工作涵盖多个方面,包括招生计划审批和学籍管理。

据李某慧自述视频,在李某慧进行单招考试报名时,东兴高级中学教师,也是该校负责招聘工作的联系人崔老师向其提供了一串“假考号”,以供其报名。

吕女士(化名)是李某慧的姑姥,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考号异常后,李某慧的家人们便向学校的法人代表、校长张媛静和学校领导许志强索要考号。双方协商后,许、张二人先后在保证书上签名,向李某慧及其家人承诺提供考生号。

沈阳市东兴高级中学是一所区属的民办中学,归属于沈阳市和平区教育局。吕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填报中考志愿时,李某慧和家人一共填报了七所学校,东兴中学就是其中一个。在《招生考试通讯》中看到东兴高级中学的招生信息时,李某慧和家人认为学校离家近、很方便,就将其填了上去。而后,李某慧收到了她在自述视频中举着的那份东兴高级中学录取通知书,并来到东兴高级中学读书。

吕女士表示,进入东兴高级中学读书的李某慧并不知道,她的中考成绩416分没达到东兴高级中学公布的提档线分。来到东兴高级中学后,李某慧上课、补习,跟随学校安排进行高中学业水平测试和高考信息采集,最后发现学校提供给她的考生号无法报名单招考试。

东兴高级中学负责人张媛静此前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表示,当年李某慧的分数不够,录取她是违规操作。按照官方流程,她没有毕业证。张媛静还表示,因为违规录取一事,已受到和平区教委的处罚,该校2022年的招生计划已经全部取消。

许志强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李某慧此事已经基本解决了,其他事情他也不清楚,张校长更了解情况,但目前张校长在病中。红星新闻记者也曾多次通过各种方式联系张媛静本人,但一直无法与其取得联系。

6月16日,沈阳市和平区教育局发布公告称,在今年《招生考试通讯》公布的2022年招收沈阳市初中毕业生的普通高中招生计划中,沈阳市东兴高级中学没有招生计划,不具备招生资格,特此提醒广大考生家长,谨防上当受骗,后果自负。

公开资料显示,《招生考试通讯》由沈阳市教育局主管,沈阳市招生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日前,红星新闻记者致电该杂志社,杂志编辑表示对之前刊载的学校招生信息并没有印象。“我们登的就是官方发布的信息。”

红星新闻记者检索发现,沈阳市东兴高级中学并无官网,官方公众号也几乎没有投入运营。红星新闻记者可检索到的有关东兴高级中学最详尽信息,来自该校于2019年发布在公众号《传媒招聘台》上的招聘广告。

该广告称:“东兴中学始建于1998年,2000年定名为沈阳市东兴中学,曾于2011年被评为沈阳市示范性普通高中,2012年被定为沈阳特色高中建设学校。”

但天眼查显示,沈阳市东兴高级中学成立于2005年8月19日,注册资本为20万。有相关法律文书显示,东兴中学曾7次作为劳动争议的被告应诉。此外,与东兴中学相关的还有民间借贷纠纷、借款合同纠纷等。

天眼查信息还显示,自2019年起,沈阳市东兴高级中学的法人代表张媛静曾4次被限制高消费,沈阳市东兴高级中学则两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失信总金额262.50万元。

而前述招聘广告写道:学校现有在岗教职员工53名,专任教师41人。中学高级教师19人,中级教师10人。研究生学历3人,沈阳市十佳教师4人,沈阳市优秀教师、班主任20人。

遭遇长期欠薪而于2017年离职的东兴高级中学前体育老师向超(化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如果家长对孩子上心、负责并了解学校的情况,不会让孩子到这里读书的。

向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于2016年9月入职,2017年7月因长期欠薪离开,协商无果,2018年才通过劳动仲裁要回2016年的工资。

“不是普遍欠薪,而是全部欠薪,不打官司要不回来。”向超说道。而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自2019年以来,沈阳市东兴高级中学曾陷7起涉劳动争议的诉讼。

东兴高级中学一名已毕业学生家长杨琳(化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师资不足时,崔老师会一人同时教授五六门课程并设置连续的自习课。“就像一个大型幼儿园。”

那篇详述东兴中学的招聘广告还曾写道:学校一流的设施,为师生的工作和学习提供了理想场所。

东兴高级中学一名目前的高一学生李佳(化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违规录取李某慧事情被披露后,沈阳市和平区教育局要求东兴高级中学暂停教学,教师不得违规上岗。李佳说,在教育局前来审查时,老师引导同学们“秘密”转移到了体育馆,大家一起在体育馆里等待教育局工作人员离开。

另一名东兴高级中学高一学生的家长周小青(化名)也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老师告诉孩子,如果教育局来人问什么,就说不知道。”

对于上述家长和学生反映的情况,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致电张媛静,都未能和其取得联系。

红星新闻记者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张媛静涉多起民事案件,还曾在几年前作为一起刑事案件一审的证人出庭。

该刑事案件为沈阳市招生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中招处工作人员周某某受贿案,由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判决,周某某因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判决书显示,据检方指控,被告人周某某担任沈阳市招生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中招处工作人员(副处级)期间,利用其负责沈阳市中等学校招生考试报名、填报志愿、考试、录取和学生落档等工作的职务之便,向学校介绍生源并帮助外地学生落学籍,分别于2009年到2015年分六次收受新世纪中学工作人员都某的好处费共计33000元钱,于2012年和2013年分两次收受沈阳市东兴高级中学校长张媛静给予的好处费共计20000元钱,总共收受53000元钱好处费,全部据为己有。

法院一审判决书并没有认定周某某收受20000元的行为属于受贿。判决书提到,对于起诉书中周某某收受张媛静好处费20000元的指控,经查,证人张媛静出庭证实与周某某系朋友关系,因与周某某有借贷关系,20000元人民币相互冲抵,否认给过周某某20000元好处费。现检察机关未能补充相关证据,故该项指控证据不足。

另有公开判决文书显示,张媛静还曾与教育工作者嵇某签订合作意向书,约定嵇某向其支付30万元合作意向金,参与其高中3年美术、传媒专业的教学与招生工作,东兴高中为嵇某提供教学条件并对嵇某联合办学班级的学生进行学与管理。

2018年11月9日,原告嵇某通过建行手机银行向被告张嫒静帐户分两次共汇入30万元整。汇款后,双方经多次沟通,因东兴高中无法向原告提供约定的教学条件,便通过电话通知原告取消合作,并承诺按约定向原告返还30万元合作意向金,但被告虽然承诺返还,却迟迟不予返还。

另有一公开判决文书显示,张媛静曾向要求退还学费的学生家长赵某签下退还学费的承诺书,但始终没有退还。

另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自2019年起,张媛静个人八度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其中包括: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付占用原告沈阳市戴氏食品有限公司场地的违约金,以2495000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标准,自2018年6月30日起计算至被告沈阳市东兴高级中学实际清偿之日止。沈阳市戴氏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戴宗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自2012年起租给张媛静东兴中学所用办学场地,近十年间张媛静拖欠巨额租金至今未付。戴宗伟于不久前才收回了原来租给张媛静的场地。这之后,东兴高级中学转移至其他场所继续办学。一位学生家长证明,该学校目前确实已迁移校址,新校址大门并无东兴高级中学标识。

“这个学校怪事儿很多,以前从来没开过家长会。”儿子已经从东兴高级中学毕业多年的杨琳对红星新闻记者说道。

周小青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李某慧的情况曝光后,东兴高级中学才召开了第一次家长会。

周小青说,当时学生和家长们都开始担心自己没有学籍,要求学校给大家看看学籍。 一段由家长拍摄的家长会视频显示,在家长们的追问下,学校方并未能回答学籍现状。

在家长拍摄的东兴高级中学家长会的一段视频的结尾处,东兴高级中学法人代表、校长张媛静向家长们承诺,将于7月30号之前处理好学生学籍,让学生和家长们能够查实,并于9月1日前提升教学质量;如果不能做到,校方将负责学生们的转学并退还学费。

一份学生家长提供的6月29日学校家长群的截图显示,张媛静在6月29日当天进群,在群里表示自己住院了,会尽快回到学校把工作做好,但对于家长在群里提出的学籍等问题未正面回应。

杨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表示,据她观察,东兴高级中学学生家长大多是务工、务农人员。当时她的儿子中考后收到了一所高中的录取通知书,但学校并不理想。这时,杨琳接到了她并不认识的崔老师打来的电话,并被崔老师描述的管理严格、师资队伍强大的东兴高级中学吸引,亲自前往已经录取儿子的高中取出学籍并送到了东兴中学。

在看到沈阳市和平区教育局发布的沈阳东兴高级中学不具备招生资格的公告后,李佳感觉不可思议,也担心自己未来能否顺利在这所学校毕业。

红星新闻记者曾多次致电和平区教育局,接线工作人员表示李某慧事件已经“处理差不多了”,东兴中学的问题也“正在积极调查解决”,关于其他学生的学籍等问题,暂时没有了解情况的工作人员能回答。

据央广网2020年9月3日报道,江苏泰州数十名高中生入学一年无学籍,兴化市教育局称学校违规招生。兴化市教育局表示,出于对学生负责的态度,他们在全市优秀学校中召集优秀教师组成教学团队来给这些学生在中职院校里进行小班授课,让这些学生受普高教育,减少未来对高考的影响。

据澎湃新闻2022年3月30日报道,衡水第一中学邯郸分校两个校区240多名高中学生入学2年却仍无学籍,当地教育部门称,学生无学籍系学校违规招生导致,正在协调解决。

对于此事,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表示,学生和家长之所以来上类似于东兴高级中学这样的学校,当初便存在考分不够等原因。

储朝晖说,家长们为了让孩子们获得进一步学习的机会,还是会选择去就读。与此同时,各个地方的对民办中学招生的有一个额度的限制,有些学校为了招收更多学生,超过了教育部门规定额度,造成了无法注册高中学籍,没有参加高考的资格等问题。

储朝晖还表示,校方应当及早把这些问题告知家长,如无法解决学籍问题,也应让学生去以社会考生身份参加高考。同时,各个地方政府应当规范学校招生行为,对于类似于本事件中的民办学校的办学能力水平、招生能力进行实地调查,科学合理确定它的招生额度。

(原标题:《沈阳一学生读书三年无缘高考:学校涉违规招生,法人代表被多次限高,学生学籍成谜》)

浙江新高考选考出现新现象:技术课被追捧学校供不应求

No Comments

清明过后,高中生马上将迎来4月的学考选考,这是新高考的第四次选考(第一次是2015年的10月,随后2016年4月、10月有两次),而对于首届新高考的高三生来说,这将是最后一场选考。

钱江晚报记者采访发现,七门选考中,之前一直被忽视的技术课,现在成了新宠。那些在前几次选考中选了技术课的学生尝到了甜头,一些重点高中甚至出现技术课选考平均分高于90分的情况。伴随而来的就是,全省的高中都不同程度地出现技术课老师“供不应求”的现象,因为选物理的学生越来越少,有的物理老师转行当起了技术老师。

日前,钱江晚报记者在杭州高级中学贡院校区看到,高二技术课上座率爆棚,高三选考技术课的考生,在和老师们热烈讨论模拟卷。新高考改革后,技术课可谓异军突起,火了。这在重点中学里更加明显。

以杭州高级中学贡院校区为例,2015年10月是第一次选考,没有人参加技术课考试;2016年4月,少数选了技术课的人参加了选考,拿到了平均97分的高分;2016年10月,55名选技术的学生参加了考试,平均分94分;于是,今年杭高有140多位高二学生选了技术课,将参加4月份的选考。

面对越来越多的学生看中技术课,技术课老师一时也成了“香饽饽”,很多学校供不应求。

“以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杭州主城区去年参加技术课考试的学生,成绩普遍不错。”昨天,杭高技术中心教研组长何杭广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像淳安等地的普通高中,也出现了学生选技术课平均分高于选物理课的现象。这给学生选这门课增添了很多信心。”

“最开始,学生们都不知道这门课怎么考,所以不敢选。”何老师说,“最早选这门课的人主要是两类学生,一类是曾参加过信息学奥赛,对程序设计非常感兴趣的学生;另一类是没有特别的强项课程,不知道选什么好,最后就选了技术课。但现在不同了,有些学校甚至一些艺术和体育特长生都会选技术选考。”

“从前大家对技术课有一种‘差生才选’的印象。”杭十一中副校长张冠超说,“因为以前这门课是大专和高职院校考的。刚开始技术进入高考选考的时候,学生也有一种选了技术课好像会‘掉价’的感觉,所以不选。但是后来,忽然看到选技术课分数可以考很高,有人说,拿物理的1分很难,拿技术的1分很容易,就一下子很多人选了。”

“其实这是一个涟漪效应,并不是技术课内容真的简单。” 张冠超分析,“之前,杭州重点高中很少有学生选技术课,而普通中学选这门课的人相对多一点。于是,之前几次技术课选考,重点学校选这门课的学生的分数就比较高了。但这只是等级赋分制度带来的效应。就像石子投进水,刚开始的波纹就特别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会平稳下来。”

杭州高级中学副校长陈伟浓认为,虽然目前选技术课的学生明显增多,但是在所有科目中依然是最少的。“这是新科目进入以后必然的现象。我预计今后,技术课选考的学生数量会向着和历史、地理等科目逐渐平行的趋势发展。而一旦选考的学生数量重新平衡之后,这个科目的考分优势可能就不明显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技术课老师成了“抢手货”。“我们学校的3位信息技术老师和2位通用技术老师,都是满负荷工作,甚至是超课时工作。”杭州市信息技术学科带头人、杭十一中信息技术老师刘正阳告诉钱江晚报记者,这届高三学生选考技术课的就有80名,而高二学生则更多。

省内除了少数中学外,普遍缺少技术课老师。有的学校到高二才开始开技术课,也只是应付学考。面对新高考选考,师资配备成了个头疼的问题。

面对这个现状,浙江大学从去年底开始策划高中技术课老师培训的项目。浙大计算机中心高级工程师洪明潮透露,通过摸底调研,他们发现全省都存在技术课师资力量的缺口,“大量老师,尤其是通用技术老师是从物理或其他科目改行过来的。”

洪明潮的孩子正在读高一,他所在的重点高中,高一没有开技术课。作为一名家长,洪明潮很焦虑,“其实技术课的内容,对于理工科院校来说,是非常对口的。如果是高考选考科目的话,那么肯定得从高一就开始上课了。”

“但是最主要的问题是,高中的科目其实都是专业性很强的。而技术课的内容模块非常多,选考有5门,这在大学里,相当于三个半专业了,包括计算机信息、工业设计、信电专业等学科的内容。我们给技术老师培训,要派出4个不同专业的老师来上课。中学里,很难有老师能把这么多内容都学通。但是要把学生教好的话,自己至少得在专业方面有底气。”然而现实是,来上培训课的老师,对这些专业内容的掌握程度是很弱的。

今年,浙大在嵊州举办了一次培训,当地教育局组织了50名老师参加,面对通用技术的这几门课,大多数老师表示:“请把我们当‘小白’,从零开始教。”而其中一些已经不年轻的老师,要从头学一门从未接触的课,难度可想而知。

即便已经是专职的信息技术老师,也要面对不断更新的计算机技术。刘正阳老师说,杭十一中的技术老师们已经在准备集体充电,“等到这次7选3结束,我们要赶在学校和教育厅的培训前,自己先动起来,开发一些教案,课例,相互提高一下。”

2003年3月,教育部下发的《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实验)》中,“把劳动技术教育和信息技术教育从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中剥离出来”,作为技术课程,列为高中必修基础课之一。新高考改革之前,学生只需参加技术学考,高三就没技术课了。

信息技术课程中,信息技术基础是必修模块, 算法与程序设计、多媒体技术应用、网络技术应用、数据管理技术和人工智能初步是选修模块。不过我省是把多媒体技术应用也作为必修模块。

通用技术课程中,必修课程是《技术与设计I》和《技术与设计II》,选修模块有电子控制技术、简易机器人制作、汽车驾驶与保养、建筑及其设计、服装及其设计、现代农业技术、家政与生活技术。

浙江考生选考技术包括:信息技术基础、多媒体技术应用、算法与程序设计模块、《技术与设计I和II》、电子控制技术。

编者按:近年来,北京市教育系统聚焦学生的实际获得,全面深化教育综合改革,努力让优质教育资源惠及更多学生,为全国教育改革发展探索了重要经验。近日,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做客人民网,围绕北京市在减轻学生课业负担、新高考改革等基础教育领域的探索经验,以及如何推进高质量教育体系建设等话题进行了深入解读和分享。…

编者按:2021年全国高考将于6月7日起正式拉开大幕。今年,河北、辽宁、江苏、福建、湖北、湖南、广东、重庆等第三批高考综合改革省份,将实行“3+1+2”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