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成人高考作文2020作文会是什么呢

上海出现高考满分作文 传递出了温暖信息

No Comments

中广网北京6月20日消息时隔3年,上海今年高考真正出现了一篇满分高考作文,这篇文章描写作者对农民工子女的观察、关爱,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的社会责任意识感,获得所有阅卷老师的一致好评,并赢得70分满分。阅卷专家分析文章的高明之处,就在于视角独特,关注农民工的人很多,但是关注农民工子女的人却很少。

对此,专家不吝赞美之辞,从各种角度进行分析,而我觉得此文最大的亮点不是“社会责任意识”,而是反映了城市对外来务工者群体的持续性关注:不仅城市中的成人群体在关注农民工的当下境遇,城市新生代也在关注他们的子女未来的命运走向,城市对他们的注视是全方位和世代性的,在农民工的现状和未来之间,涌动着城市对他们不间断的情意。而只有城市对农民工命运的关注没有“断层”的危险,他们融入城市的希望才可能真正实现。显然,作文充分表达出来自城市的这份不离不弃、心手相连的温暖情意。

更让人感动的是文章的点睛之笔:他们,终将成为我们!反映出作者对农民工和城市关系的深度思考。命运是可以发生转换的,城市对农民工群体的同情,不该有优越心理:我们可能就是从他们中脱胎而来,而他们通过努力,也将成为今天的我们。拥有这种思考,我们才不会对农民工抱以居高临下的“同情”,才可能真正尊重,接纳和承认他们为城市所做的一切。同时,这也是对农民工子女的精神激励,只要自强不息,他们就完全可能成为城市的新主人。

作文从情感的角度出发,一句“户口与暂住证的区别”,深刻揭示出农民工悲剧性命运的本质所在。让我们看到城市新生代们不是一群只会读死书的学生,还是社会的观察家和思考家,这些观察和思考将带入并影响到未来的城市管理格局,让我们从中看到未来社会进步的新生力量。

另外,通过作者对“农民工二代”的细腻观察,还让我们发现农民工子女的悄然成长:父母的艰辛打拼,让他们过早懂得了生存,并珍惜这得来不易的一切。他们会“做好简单的晚饭等着劳作的父母归来”,他们骄傲地宣称,“学校很小,我们的成绩不差”“北京的2008,也是我们的2008”,这些稚嫩的心声,让人欣慰。这些自然的本真的叙述,真正让我们感到了来自下一代的暖意:不管是城市新生代,还是农民工新生代,他们都在成熟和长大,城乡隔阂没有造成彼此的心灵距离,相反,让他们学会了友爱和情同一家。

2020年成人高考10月24日至25日进行

No Comments

记者10月9日从省教育考试院获悉,2020年成人高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将于10月24日至25日进行。

根据要求,考生须按照常态化疫情防控要求做好个人防疫工作,自10月10日起,每天进行体温测量、身体状况监测等个人疫情防护,并如实填写《健康情况承诺书》于考试入场时上交,经考点工作人员审查确认、体温检测符合要求后方可进入考点。考试过程中,如身体出现异常情况,应立即报告监考员或考试工作人员。10月19日开始,考生可登录江西省教育考试院官网打印《准考证》。(记者骆辉)

辣评:“押中高考作文”的可笑与可悲

No Comments

中广网北京6月9日消息 昨天上午11点刚过,高考语文结束,来自重庆市铁路中学高三·一班的曾飞笑容满面地走出天宝实验学校考场,和等待在门外的师生击掌庆贺。原来,曾飞幸运地“押中”了高考的作文题。(《重庆商报》)

今年重庆市的高考作文“在自然中生活”,不是一个“大路话题”,学生能“押中”题目确有偶然因素。而全国一卷的作文题目是关于汶川地震的。在高考前,大家对汶川地震作为高考作文题目期望度很高,应该说大部分考生都能如愿以偿押中了。即便如此,又能说明什么呢?

事实上,当今社会生活丰富多彩,作为高考作文的命题者,可供选择的话题实在是太多了。就以往高考的命题范围看,其选择的内容包罗万象。况且,根据高考作文一贯的命题原则,命题者常常会有意避开热门话题,要想“押中”并非易事。为考得高分而“押题”,“押中”可以得高分,押不中则难免一败涂地,如此孤注一掷的做法,与赌博何异?

今年高考语文考试结束后,针对全国一卷、陕西等地高考作文关注地震的话题,就有评论认为,高考作文是在试图转变。毕竟,学生关注震惊中外的汶川地震不仅应该,而且还可以丰富他们的思想和应急知识、坚定他们的意志,高考出这样的作文题也很正常。但如果将其作为个高考试题去押宝,不但有损教育的神圣,也使学生们真挚的情感等同于毫无生命的分数,亵渎了他们纯洁的感情。

高考作文题目被老师和学生“押中”,一方面说明学生的视野扩大,能够关注课本以外的事情;另一方面也说明,高考命题与社会热点对接,考查的不仅仅是“死读书、读死书”,是素质教育的最好“指挥棒”。如果有人还在为“押中高考作文”欢呼,难免让人觉得可笑又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