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山西高考状元2021年第一名是谁

藏不住的状元郎:谁在炒作高考状元?

No Comments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苏有鹏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周信达 南方周末实习生 王辰元

清北招生组掌握全省高分学生排名往往是学生和老师之间一个“不公开的秘密”,“全省排名我自己都查不到,但他们(清北招生组)都知道”。

厦门市双十中学的老师杨安很支持“状元禁令”,她表示,如果真的能隐藏状元和升学率,那将在客观上平衡高中生源,缓解各校争夺生源的焦虑。

两天后,梁琪路过县城中学,发现自己的成绩和照片已经贴在大门口,她成为了两所中学的“优秀代表”。

“考得比较好”“取得好成绩”“不要暴露状元在我们学校”“全省没有人比他高”,广西、湖北、安徽、江西等省份的“状元”信息,以前所未见的形式通过媒体、学校喜报、老师们的朋友圈不胫而走,颇显荒诞。

“光禁(状元)是禁不住的,高考是一年一度的大事,全社会都在关注着,如果学校考得好总有办法把消息散布出去。”刚带完高三的山东一所重点高中班主任武杰对南方周末记者评论。

6月23日,2021年全国高考开始放榜的日子。教育部再次发调,严禁炒作“高考状元”“高考升学率”“高分考生”“复读生”等信息。

仅仅两天之后,山西永济中学就因公布该校两名学生分别为永济市(运城市代管)文理科“第一名”,受到运城市教育局的通报处分,处罚包括“取消永济中学校长五年内评优”资格。

高考恢复四十多年来,社会对状元的关注只增不减。奖状、宴会、被名校争夺,继而成为辅导机构的代言人,状元们一次次成为公众追捧的焦点,甚至发展出独特的状元经济。2012年青海省理科状元郭文韬参加了《一站到底》《明星大侦探之名侦探学院》等综艺节目,搜索引擎显示,其个人认证已增加了“演员”这一身份。2015年衡水中学文科状元刘嘉森,从大一起前往各地高中演讲、签售图书,现在已成为北京一家教辅公司的“首席巡讲师”。

但是,教育部近年三令五申禁止炒作“状元”,屏蔽高分考生排名信息,官方不公布考生成绩排名,这些年轻的状元郎,如何被各方知晓,却一直不为人所知。

“全省前20名。”2018年6月的一天,广东省高考考生林远从屏幕上看到的,不是考试分数和名次,只有这一行字。疑惑的他给班主任打完电话后,才知道自己“考爆了”。

为了避免高考状元炒作,早在2012年,广东省就开始实行“屏蔽生”政策,即在查分系统上屏蔽掉高分考生的成绩和排名。2020年,广东省理科前50名和文科前20名的成绩被“屏蔽”,共计70人。

这一做法逐渐得到推广。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福建省理科前50名、文科前15名不显示成绩,云南则屏蔽文理前50名的考生,2021年,北京市前20名考生的成绩暂不公布。

2007年开始,部分省份陆续响应教育部的号召。到2009年后,每年高考前,全国各地教育部门均例行发布禁止宣传炒作状元的规定,但状元仍无法“隐身”。

“学校和辅导机构的老师告诉了我的排名。”2017年陕西省咸阳市文科状元张婧涵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出分后,学校老师会逐个统计学生成绩,还会帮平时成绩好的同学查分,自己对搜集到的高分进行排序,推断出市里的最高分。

“高中为了宣传,纷纷喊话自己的最高分,所以早期信息比较混乱,前两年甚至出现三个学校都说自己出了状元的情况。”山东某地级市原招生办主任方旭东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

相较于市状元信息,全省的排名更显扑朔迷离。考生们通常会根据省考试院提供的“一分一段表”(以一分为单位,统计该分数的考生人数和累积人数)去判断排名,但靠前的成绩排名仍然被“隐藏”。以2020年山东省高考为例,总成绩“一分一段表”只显示696分对应第56名,更高分的考生则无法知道具体的排名。

2020年山东高考总成绩一分一段表对应的名次只显示到696分。(山东省教育招生考试院官网截图/图)

孙雯玉是2016年高考江西省文科第8名,她至今仍好奇北大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名次。“北大招生组找到我时,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