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全球高考有声小说配音

听书时代“悦读”随享

No Comments

早上起床,打开智能音箱,一边刷牙洗脸,一边听文学经典;走进地铁,戴上降噪耳机,碎片时间也能追有声连续剧;临睡前,轻柔的音乐从助眠类播客中缓缓流出……

第十九次全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21年,我国超三成(32.7%)成年国民养成了听书的习惯。用耳朵“读”书、听课、追剧、社交成为新潮流。今天的有声阅读,播客、音频类APP等新模式层出不穷,推动着全民阅读的浪潮不断奔涌。以声为媒,阅读呈现出更多可能。

“跨过鸭绿江,那是一片极寒的战场……”低沉男音响起,娓娓道来电影《长津湖之水门桥》的故事。电影的原著长篇小说《冬与狮》改编的有声专辑,2022年春节前夕在喜马拉雅平台上线,早于电影上映。

像这样由影视IP开发而来的有声作品并不少见。去年以来,包括《觉醒年代》《突围》《雍正王朝》等诸多热门影视IP的精品有声剧纷纷上线。

如今,“纸电声”同步发行成为许多书的标配。形态转变的背后,是平台和出版行业对阅读形态的探寻。

今年4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后翼弃兵》中文简体版,纸质书一问世,电子书、有声书也同步上线。“现在是‘纸电声一体’融合出版,无论你是视觉型还是听觉型学习者,都可以根据需要去选择。”人民文学出版社数字出版与科技部主任赵晨说,“新书从内容版权环节就开始融合开发,已出版的图书会在加印时附上带有听书二维码的书签,这是动态更新、互相带动的过程。”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1年成立了数字融合出版的专门部门,2018年正式进入有声书市场,并且搭建了自有店铺“人文读书声”,已有“‘茅盾文学奖’系列”“百种中外文学经典”“语文阅读推荐丛书”等200多本有声书上线。

传统出版机构开展有声书业务最大的优势,在于持有大量经典作品的版权和优质内容。不过,不论品类如何多样,“内容为王”依旧是业界共识。

赵晨对此深有感触:“网络文学改编的有声书故事性强,受到年轻人欢迎。但是有声书市场需要面对不同人群,尤其是文学经典,很重视语言文字的魅力,转化时会尊重原著,不轻易改编。”

“在筛选已有内容开发有声书时,追逐热点是对用户不负责的表现。”得到APP听书业务负责人李南南是多本有声书的解读人。他认为,书的真实价值不能通过营销来体现,“比如一段时期,市场上会涌现一批同主题的畅销书,但质量参差不齐,有的也只是昙花一现。”

值得一提的是,“先有音频再有纸书”的反向出版成为一种新趋势。比如,有声书《余秋雨·中国文化必修课》在喜马拉雅平台总收听量超过1亿次,在其基础上出版的系列书籍也受到欢迎;儿童科普读物《小亮老师的博物课》也来自有声专辑,销量已超90万册,并入选中宣部出版局评选的2022年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出版物。

随着5G和AI(人工智能)发展,TTS(文本转换语音)技术已经渗透到有声阅读的各个环节。由AI写作、演播的有声小说、新闻资讯等陆续出现,在许多音频类自媒体、读书APP中得到应用。只需对着手机说几句话,机器就可以“复刻”你的声音;虚拟主播一天可以录制500万字的有声书,录制成本能节省90%以上。

“TTS技术涉及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深度学习,能够有效地提升有声内容生产的效率。目前通过最新技术创作生成的有声内容,效果能达到与真人声音难以分辨。”喜马拉雅AI语音实验室负责人卢恒介绍。

“由于音频独特的陪伴属性和高度多样化的适配场景,人们在睡前、通勤、学习、工作、体育锻炼和做家务时,都可以享受听书的乐趣,让流淌的碎片时间变得有意义。”喜马拉雅创始人兼CEO余建军说,尽管纸书有海量库存,但开发精品有声书成本很高。要满足日益增长的听书需求,快速转化成有声产品形态,AI提供了一个更便捷的入口。

尽管语音合成技术已经较为成熟,然而还有很多垂直场景有待探索。比如有声剧、广播剧等长音频内容,涉及单播、双播、群播等多个声道,还有数字虚拟形象的应用,需要更为逼真的效果。

“去年我们‘还原’了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的声音,评书的故事情节跌宕,有很多情绪表达,依靠当前主流的TTS框架模型很难合成,就要设计单独的韵律提取模块,才能把声感复刻得原汁原味。”卢恒说。

目前看来,AI主播仍需不断成长。或许在不久的将来,随着技术的发展和进步,一个艺术化的优质音频作品从文本到有声化的创作,可以全部由AI实现。

“AI对真人主播不是替代,而是补充。”卢恒说,“多播剧本中,AI主播可以和真人互相配合。”李南南认为,主播在讲书的时候,听众能够敏锐地察觉他是在机械朗读还是真正有自己的理解,播报效果好不好,在于有没有深度掌握内容,这是机器无法替代的。

最近,一则“广播剧播放量破亿”的消息登上热搜,这一声音品类正逐渐走入更多人的视野。广播剧像是“耳朵里的戏”,不仅让听众读完一本书,还通过人声、音乐、音效来讲故事,带来丰富的审美感受。

在有声阅读中,广播剧是一个细分的垂直领域。海量网络文学作品、高改编价值的IP以及逐渐完善的市场机制,吸引了一大批专业配音工作室和社团将目光投向广播剧,为声音追剧的兴趣圈层正在日渐庞大。

“广播剧的生产更像是一个艺术创作过程,前期的剧本改编、试音选角,中期的录制、音乐制作,后期的混音等,整个过程要半年甚至一年。”配音团队729声工场联合创始人张怡然是一名80后,因为热爱而进入这个行业。

连载历时两年、今年正式收官的精品广播剧《三体》,就由729声工场参与制作,以1.1亿次的播放量成为全网播放量最高的科幻广播剧。《山海情》《鬓边不是海棠红》《全职高手》……团队成员还参与过多部影视剧与广播剧的配音。

为优质内容找到最合适的声音表达者并不容易,不是会模仿或音色好听就行。“比如表现两个人对话的场景,要构思人物关系、距离、内心世界,情境中的情感表达,演绎能力是关键。”729声工场成员郭浩然担任过多部剧的配音导演,也曾为《山海情》《觉醒年代》等电视剧配过音。他感叹,广播剧定调特别重要,尤其是头几集,反复修改、重录,才能找到最符合的基调。

“《三体》广播剧刚上线的时候,也曾被质疑为什么没旁白,人们接受新的阅读媒介总需要一个过程。”张怡然对此很有信心,“我们正在尝试更多题材,比如科幻、悬疑、刑侦,希望未来广播剧有更丰富的类型,为大众提供更多选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从配音小白到有声书主播

No Comments

喜马拉雅大学首期有声书主播实训班毕业典礼暨学员签约仪式日前在福建省南平市浦城职业技术学校举行。

2019年12月18日,喜马拉雅首个“有声城市”示范城在浦城县启动建设。通过引进国内知名音频平台,提供高质量阅读供给,“有声城市”建设项目成为浦城乡贤回归的经典项目。当天,喜马拉雅与福建省浦城县合作的喜马拉雅大学有声书主播实训基地在浦城职业技术学校揭牌并开班。经过7个月的学习与期末严格考核,首期实训班全体学员成绩合格准予毕业,其中31名学员与喜马拉雅签约,成为职业有声书主播。

作为浦城“有声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喜马拉雅大学承担有声书主播实训基地的职能。浦城喜马拉雅大学首期有声书主播实训班报名学员超过400名,通过面试正式招收的学员共40名,线人,还有不少对有声书主播这一职业感兴趣的年轻人前来旁听。

首期有声书主播实训班课程内容包括练声发声、知识学习、练习课和录制课,具体分为10个课时的语音基础、7个课时的表达训练和28个课时的小说播讲。线个课时,另有课外练习材料帮助学员巩固学习内容。

实训班每周六邀请喜马拉雅平台上的有声书主播任访问导师。培训期间,多位主播前来浦城授课,传授有声书播讲知识、经验与技巧。

学员黄萍在浦城县文化体育和旅游局工作。她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参加本次有声书主播实训班,是为了实现自己一个未完成的梦想。“我的母亲是一位国家一级播音员,也是浦城县的第一代播音员。当听说喜马拉雅大学举办首期有声书主播实训班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面试,并接到了录取通知。‘佳音’是我母亲的艺名,我在喜马拉雅的主播名叫‘又现佳音’,这是一个梦想的实现,也是一个传承。”黄萍说。

培训中,让黄萍印象深刻的是针对南方口音特别调整配制的专业课。她表示,每一份工作都需要不断学习和沉淀才能厚积薄发。培训结束以后,自己会在此次学习的基础上,多听多练习,充分利用喜马拉雅平台,让自己的声音创造价值。

“半年多的学习里,最直观的感受是普通话得到了很好的纠正。在有声书演播方面,从开始的照着文稿念,到现在的用演播的方式表达出来,进步也非常明显。”学员周聪是一名24岁的退役军人,他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信息传播速度不断加快,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用“听书”的方式阅读,有声书主播行业发展前景非常广阔。

浦城县委书记周永和表示,喜马拉雅与浦城县开展战略合作,浦城“有声城市”建设进展顺利,对加快浦城建设书香社会、拓宽浦城文化展示渠道具有重要意义。

“喜马拉雅大学在浦城的实践是一次探索。”喜马拉雅创始人兼联席首席执行官余建军提出,喜马拉雅大学的目标是成为互联网新职业教育的综合培训平台。第二期实训班将会在首期实训班基础上,增设直播带货、短视频制作、后期剪辑和新媒体运营等专业。

目前,喜马拉雅大学开设有主播学院、红人学院与新职业学院,通过线上与线下多种方式授课,打造“互联网新职人”。未来在培养主播的基础上,喜马拉雅大学还将开展各类移动互联网新兴职业培训,响应国家《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的相关要求。

声音治愈了听众伤害了配音演员

No Comments

根据AmpereAnalysis的最新数据显示,Netflix在大多数非英语地区广播的内容中有90%是由外语内容构成。

在过去的几年中,Netflix平均每年在配音方面投入了25%到35%,平台上配音内容的消费增长速度快于投资,平均每年超过120%。

甚至像在日本这样的大市场上,也有超过40%的标题都有配音的存在,而且几乎每个节目都有日文字幕。

而在国内,相较于传统媒体,有声读物主播87%是非科班背景,很多大主播当年也是靠着一腔热血入局,现在也坐拥百万粉丝,月入数万元。

不过,虽然根据预测,在未来5到10年,配音行业就会出现近30万的缺口,而配音市场规模到2023年预测可以超过300亿,但实际上配音圈的钱,并不是那么好挣。

其实说起配音圈,总有一批耳熟能详的大红配音演员,其中就包括天翔、杰天、梅梅、边江、姜sir、陈张太康、钱文青等等。

如果你去社交平台搜索“配音演员”,能够更直观的看到关于这些配音演员的字条,而这些字条都出自于粉丝对他们的热爱程度。

在配音圈里边江、梅梅、天翔、姜sir、夏磊微博粉丝已逼近百万,而陈张太康、钱文青、季冠霖亦都是拥有众多拥趸。

在大红的配音演员里,他们随便的一条微博转发评论都超过了几千,在人气数据上已与普通明星无异。

配音视频在B站显然是最受欢迎的,无论是有关角色盘点、或是演技配不上配音演员等话题视频,播放率少则几十万,多则几百万。

在各类配音视频评论区下,更有大量粉丝们涌来纷纷玩梗,“祁醉才是我对姜sir最大的误解”、“我入羊仔就是焦栖,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看小阿天的时候,弹幕有人说乌尔骨又发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直接笑飞”。

而配音演员最大的魅力就是在于,在声控粉、颜控粉面前,即便存在现实与广播剧有很大的出入,但只要有声音优势在,粉丝一定会无限包容。

就犹如粉丝不止一次在评论区澄清过:“玩梗而已,我们都知道他们有无限可能”。

目前,中国网络音频行业市场规模仍然处于高速发展期。因此,配音演员之间也存在着很大的市场竞争。

在广播剧、动漫上,配音演员的配音角色并不完全是考察契合度,更多是甲方指定的,其实这也主要是看配音演员的一些人气关系决定的。

而动画公司或者是游戏公司,觉得这个配音演员有很多声优粉,能够吸引一波流量,便可以用“豪华声优”作为一个卖点,吸引大部分人的注意力。

于是就出现了配音演员热度的两极分化,爆火的配音演员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粉,角色嗨点少、热度平平的配音演员,则停留在几十万粉中不上不下。

其实甲方与配音演员说到底是双向奔赴,配音演员追求收入甲方追求利益最大化,简单来说,全凭个人实力,当然这也包括外在附加值,粉丝体量。

2020年1月,谷歌应用商店开始面向全球范围内的45个国家的用户提供9种语言的有声书籍,可通过iOS、安卓、网页等多种渠道收听。随后,苹果也在Apple Books中加入了播放有声书籍的功能。

2016年,《新京报》报道,国内配音圈子入行标准很高,以配音为生的人很少。能够全职活跃在北京配音圈的,不过300多人,上海地区亦不过200多人。

2018年,在走进“替”声世界的节目上,知名配音演员夏磊提到,全国配音演员人数加起来不过数百个,其中绝大部分还是“散户”,

虽然目前的配音市场人数有所增加,但与2023年预测的300亿规模市场不相匹配,配音演员仍然存在着较大的缺口。

事实上,配音圈也从不缺少年轻人的向往,有因为这是一个能够赚钱、轻松的市场,当然也有真正感兴趣的年轻人。

但这群幻想入圈的年轻人,非科班背景出身的占大多数,为此大部分配音演员都会选择在入行前,报班进行培训。

“一个月纠正普通话、三个月掌握有声书的气息共鸣、情感转变。”、“0基础学配音,靠声音月赚上万”“录一段800字音频,报价300-500元”……

这些互联网小广告充斥在网络世界的边边角角,内容十分诱人,广告的主角要么是“小王”,要么是“小李”。

故事情节雷同:他们没有特殊技能,做着枯燥的工作,却在几个月时间里华丽变身,可以通过有声书、语音直播、公众号和课程录音、广告影视配音,以及成为婚礼、商演主持等各种方法变现,兼职则轻松月入过万,全职可高达五六万元。

而“秘诀”就是,跟着正确的方法“刻意练习”,找到了自己声音的优势,从此踏上风口行业——声音变现。

根据黑猫投诉显示,关于“配音培训”的投诉高达127条,其中被投诉的机构不下二十家。

而“潭州教育”、“尚德机构”投诉最多,大多数投诉原因集中在“诱导办理培训贷”、“隐瞒合同”、“虚假宣传”、“强制消费”等问题上。

被骗群体大多为学生,涉及金额6727元、7480元不等,源头为“1元免费听配音培训课”,后以“学了之后还能拿到浙江传媒某个知名教授的授课,以及高含金量证书”为噱头诱导用户进行消费。

但,这只是配音培训机构所存在乱象中的冰山一角,而通过消费者作为例子引导消费的方式也不计其数。

随便在任何一个平台输入“有声书”,都能够看到有无数的受益者“现身说法”,灌鸡汤、分享自身收益等各种套路忽悠观众,并且时不时便有人冒泡,发表想法,只恨分身乏术,只想立马投入培训,从此走上富豪的道路。

你说这真实吗?真实,在各路平台早已形成惯性知识分享的环境下,你会对它毋庸置疑,甚至坚信骗局永远发生在别人身上,也永远只出现在互联网上。

可见,当下声音培训行业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痛点颇多,声音培训市场良莠不齐,系统性、专业化的社会培训寥寥无几。

虽然市场上大量用户存在声音培训需求,但是普通大众很难有机会接触到专业系统的有声训练。

据资料显示,全球电影配音市场规模预计2026年将达到27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CAGR)为5.9%。

目前全网音频类、有声读物相关平台已经100多家。打开手机APP,搜索配音、有声书等关键词,跳出的声音变现的信息铺天盖地。

广义上的声音变现,诸如广播剧、有声书、个人配音、直播、知识付费、各种类型的主持人等。

但广告中所宣称的“无门槛、要求相对较低的声音变现”,并不能体现在需要专业配音的渠道上,往往能选择的只有“有声书”。

但是,版权几乎都集中在有声书的平台,所以配音资源也都在平台手里,普通人很难拿到相应的资源,而对于平台来说,正是因为门槛低,选择的范围就更大,买方市场决定一般水平的配音,拿不到更高的报酬。

西安的刘倩听了培训机构提供的承诺,花费5000元进行声音训练,结业后被被拉进了几个有声书的兼职群。

观察一段时间之后,刘倩发现现实很残酷:群里僧多粥少,往往一个配音单一发出来,就引起大家的哄抢,而有无专业设备和经验就成了一道筛选的大门,而即使有机会被选择,还是需要参加试音的。

刘倩也参加过一些试音,为了能录好试音音频,她观摩了很多类似剧情的声音,尝试了很多次,结果发出去的邮件没有回应。

声音之外还需要提高表演努力,因为对于“配音演员”这份职业来说,想要突破自身的上限,那么就要提高自己的表演能力,进而去理解、驾驭整个角色的所有情感,甚至是细微的而又难出现在表面的心理活动。

而更高的层次,就是对作品文学层面的表达和理解,这些都是极其难以掌握的关键所在,此外还需要拥有一定的天赋。

面对逐渐触顶的用户规模,互联网各头部音频企业在市场里展开愈发激烈的割据,不断深入探索声音的应用场景和内容多样性以提高用户价值。

诚然,在市场成熟之后,企业也同样会存在对配音端的筛选,例如上文所提到的对作品的理解能力、表演能力。

但反观如今配音领域的入局者,大多为非专业的背景下,国内配音市场短时间里难以突破,而这也意味着配音机构存在较大的上限。

当然,所有的行业都需要时间从起步到突破瓶颈,进而形成一个成熟的市场,配音行业也同样需要这个时间。

现在的配音广告仍然层出不穷,在下面的评论里,还有不少人在热心地咨询,有刚毕业的年轻人,有赋闲在家的主妇,有事业不顺的中年人。